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中国已帮助非洲建设了6500多公里

  2015年12月,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约翰内斯堡峰会上提出了致力于支持非洲加快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中非“十大合作计划”,目的是要帮助非洲破解发展瓶颈。目前,非洲许多国家通过加强与中国合作,逐步走上工业化道路,促进了农业现代化。中国对非投资和商业活动为非洲带来了三大经济红利
  一提到中国,71岁的德国人伯恩特·格里希总会想到中国武汉汉正街。
  汉正街上有一尊铜像,那是他的父亲威尔纳·格里希——中国改革开放后聘任的第一位“洋厂长”。
  1978年的改革开放为中国发展翻开新的一页。40年来,来华的欧洲专家上百万人次,成为这项伟大事业的见证者、参与者和推动者。他们见证着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参与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进程,推动着中欧合作不断迈上新台阶。
  一江春水向东流
  1984年8月,年逾六旬的老格里希应邀来华考察,在武汉柴油机厂担任技术顾问。仅3个月后,他就被聘为武柴厂长。在当时的中国,把一家国企交给一个外国人掌管是件破天荒的事情。
  “这显示出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勇气,”小格里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父亲有幸参与到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直到多年后仍被中国人民记着,我为他感到骄傲。”
  “洋厂长”对武柴进行大刀阔斧式改革,很快就让一家病恹恹的厂子焕发生机与活力:柴油机清洁度从5600毫克降到了100毫克以内;主轴承盖废品率从50%降到3%以内;柴油机向东南亚7个国家批量出口。老格里希由此被誉为“质量先生”,他的改革方式与管理模式也被视为宝贵财富。
  把人才请进来,也把人才送出去。上世纪80年代初,一群中国技术人员来到英国北海油田,目睹钻井平台机器人深潜作业的场景,大开眼界,也感慨良多。时任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所长的蒋新松暗下决心,一定要把机器人作为全所的主攻方向。30多年过去,中国水下机器人已拥有“蛟龙”“潜龙”“探索”等多个系列,具备了载人和无人兼备,全海深、长航程水下探测能力,圆了蒋新松等老一辈探索者的毕生夙愿。
  老格里希和蒋新松的故事,既是中国改革开放勇气和胆魄的例证,也是中国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的缩影。欧洲,是开放之初中国引入技术、资金、人才、理念的重要源头。据统计,1978年至今,欧洲来华专家累计达到160万人次。而同期前往欧洲学习交流的中国技术人员更是不计其数。
  等闲识得东风面
  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今年以来,欧洲国家领导人频频访问中国,一笔笔采购大单和一项项合作协议引人瞩目。
  事实上,早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些欧洲企业就先知先觉:谁抓住了中国机遇,谁就把握了未来。一些企业抢拔头筹,捷足先登中国市场,有些后来被写入中国改革开放进程的案例教科书。
  宝马落户沈阳已有15个年头。15年来,宝马在中国累计投资520多亿元人民币,汽车产量超过200万辆。宝马不仅在沈阳建设了整车厂,还把发动机工厂和研发中心设在这里。华晨宝马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魏岚德说,15年经验证明,本土化策略是宝马在中国成功的根本,总结起来就是6个字:“在中国、为中国”。
  来自欧洲芬兰的诺基亚,尽管已度过发展高峰期但仍选择继续深耕中国。诺基亚目前在中国有大约2万名员工,其中一半从事研发工作。“我们把在中国研发的产品出口到世界各地,”诺基亚公司董事长李思拓说,“我们已经连续多年成为中国最大的技术出口商之一。”
  第一架空中客车飞机1985年引进中国。33年来,空客与中国的合作从当初的卖飞机,拓展到今天的造飞机,中国的作用已超越了市场本身。今年1月,空客与中国合作伙伴签署框架协议,打算将天津A320系列飞机总装线产量逐步增加至每月6架。天津的空客亚洲总装线创建于10年前,是空客在欧洲外的首条总装线,到2017年底已总装完成并交付354架飞机。
  从几十年前满大街奔跑的桑塔纳,到总装后飞遍世界的空客飞机,众多来自欧洲企业的产品,进入中国市场。这些企业融入中国改革开放进程,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调整着各自的发展策略;它们根植中国市场,与中国企业分享技术,同时也分享着中国的发展红利。
  无问西东共发展
  今年4月27日,奥地利维也纳。来自中国成都的中欧班列,满载各类货物行程9800公里,首次来到多瑙河畔这座欧洲名城。
  中国铁路总公司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已突破7600列,将中国43个城市与欧洲13个国家的41个城市紧紧连在一起。
  奥地利数字与经济事务部长玛格丽特·施兰伯克说,中欧班列有助于推动奥地利和中国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双向贸易往来,令双方受益。奥方希望中欧班列不仅把中国商品带到奥地利,也把奥地利的高质量高附加值产品运往中国。
  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的欧洲是“一江春水向东流”,资金、技术和先进经验争先到中国去寻找机遇,那么,在进一步扩大开放的今天,中欧合作则呈现“无问西东”的特点。2017年,中欧双边贸易额达到6169亿美元;截至2018年3月,中欧双边投资累计超过2000亿美元。
  塞浦路斯中国友好协会主席迪诺斯·弗洛里季斯说,中国企业在塞浦路斯投资了深蓝航空,华为则向塞浦路斯几大运营商提供设备和服务,塞浦路斯从中国改革开放和塞中合作中受益良多。
  中欧之间多通道、多元化、多维度的立体式合作架构正在向人们诠释着当今世界发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丰富内涵。 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正门。
  “有什么理由不欢迎中国?”
  在东非高原,连接海洋与内陆的铁路上行驶着中国制造的列车,满载着货物,肩负着非洲国家发展的希望;卢旺达的丘陵之间,在中国投资者兴建的服装厂里,当地工人正勤奋地工作,让他们的家庭过上更美好的日子;在西非热带雨林的村落里,中国医疗队的医生汗流浃背,顾不及拭去额头的汗水,为当地白内障患者带来光明;在莫桑比克的田地里,非洲农民兄弟与中国专家一起享受丰收的喜悦……
  在中非双方共同努力下,中国已连续9年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最主要的投资和旅游来源国。中国已帮助非洲建设了6500多公里铁路,6000多公里高速公路,200多所学校,80多座体育场、数十座政府办公楼、议会大厦和大量的机场、港口,还促进了非洲通信现代化。
  在南非开普敦,海信南非公司的工厂里,当地员工在流水线上作业,生产出来的冰箱、电视都贴上了“南非制造”的牌子,销往全国以及南部非洲市场。目前,海信已经成为南非家电行业的第一大品牌。这个厂子里,中国员工仅60多名,其余700多个就业岗位都留给了当地,此外还间接创造了3000多个就业岗位,年创汇达2亿多美元。
  中国援助卢旺达农业示范中心内,中国专家正在向卢旺达农民传授菌草种植技术,帮助他们摆脱贫困。
  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表示,在中方的帮助下,非洲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蓬勃发展,博茨瓦纳、赞比亚等不少非洲内陆国有了出海口,有力推动了非洲区域一体化进程。“当你踏上非洲这片土地,就会看到很多中国公司的投资项目,他们帮助非洲国家修建公路、铁路、机场和港口。”根哥布表示,“中国在非洲建设工业园,进行技术转让,为当地创造就业,增加当地产品附加值,有什么理由不欢迎中国?”
  “非洲需要投资,需要工作,需要发展”
  到过亚的斯亚贝巴的人都会为这座城市的活力感叹。今日的埃塞俄比亚首都高楼林立,整座城市每个角落都有新楼在建设之中。呈现出一幅现代化城市的景象。
  从亚的斯亚贝巴驱车向东行驶,不多久就来到了位于杜卡姆镇的东方工业园。“15年前,我曾经来过这里,当时这里是一片荒草。现在我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变化真是太大了。”刚果(金)阿斯论坛媒体集团总编何塞·纳韦吉对本报记者表示,现在这里有了很多工厂,当地年轻人在明亮的车间里工作,将原材料制造成商品出售到国际市场。“这正是非洲需要的!非洲需要投资,需要工作,需要发展。”
  东方工业园由江苏永元投资有限公司于2008年投资兴建。高大明亮的办公大楼四周花团锦簇。东方工业园目前已经成为埃塞俄比亚的示范工业园。工业园管委会副主任焦永顺介绍说,83家入园企业中已经有56家投产,创造了1.3万多个就业岗位。在工业园门口,经常有许多当地年轻人在等待招工机会。
  刚果(布)恩古瓦比大学国际法教师利昂内尔·阿佩托表示,中国来非洲投资为当地人带来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正是因为有了中国的投资,很多非洲人找到了工作,“中国企业雇用了大批当地民众,特别是青年人。他们都乐意在中国企业工作。中国投资真的给了非洲国家很大帮助。”
  南非约翰内斯堡一家中国投资的企业中,工人正在机器上操作。(人民日报记者 李志伟 摄)
  目前,中国企业到非洲投资兴业的领域越来越广,规模也越来越大。这些投资都为当地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很大的拉动作用。例如,三圣(埃塞)药业公司投资8500万美元,在东方工业园中兴建了埃塞俄比亚最现代化的制药厂。未来,这座药厂计划形成年产100亿片片剂、50亿粒胶囊和4000万袋输液产品的规模。这些产品不但将满足埃塞俄比亚本地市场,还将销往非洲其他国家。此外,制药厂还将创造300多个就业岗位,更重要的是将培训一批埃塞俄比亚本土的医药生产管理人才。
  埃塞俄比亚总统穆拉图·特肖梅欢迎中国投资,称赞中国是非洲真正的朋友。埃塞俄比亚外交战略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阿贝贝·艾纳特认为,中国对于非洲国家是更好的合作伙伴,因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改善了当地人民的生活”。
  中国的崛起和对国际事务的深度参与,史无前例地为包括非洲在内的世界各国提供了实现政治稳定、社会安全和经济发展的解决方案。非洲许多国家通过加强与中国的合作逐步走上工业化道路。乌干达政府发言人奥庞多表示,非洲正从全球化的旁观者成长为融入国际大市场的参与者。他举例说,中国在乌干达投资了辽沈工业园、唐山—姆巴莱工业园,分别将创造1.6万、1.5万个就业岗位,提高乌干达的出口能力。
  “我衷心地感谢中国”
  卢旺达是非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虽然拥有肥沃的土地,但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只有772美元,80%的人以务农为生,是全球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位于卢旺达南方省的中国援助卢旺达农业示范中心,指导当地农户种植蘑菇,在几年的时间里不但丰富了当地人的餐桌,而且还帮助数千个当地家庭脱贫。示范中心主任陈晓斌介绍说:“我们通过传授专业技术,帮助卢旺达发展新兴菌草产业,以此促进卢旺达农业的现代化。”
  中刚非洲银行总部大楼已经成为当地的地标建筑。
  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郊区的一座山坡上,莱昂尼达斯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大学毕业后,他在示范中心学习了菌草种植技术,而后建立了自己的工厂,现在雇了20名员工。村里不少人从他这里购买菌袋栽种蘑菇。莱昂尼达斯说:“我生在这个村里,原本家境一般,现在已经盖了新房子,买了两辆车,邻居们都很羡慕我。我衷心地感谢中国,感谢中国援助卢旺达农业示范中心。我从那里学习了知识,让我从一个穷小子变成了村里的名人。”
  莱昂尼达斯用尽所学帮助同乡共同致富,还出资为村里建设了一所幼儿园。“我有了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我想带领大家一起致富。现在大家通过种蘑菇都有了更好的生活。”莱昂尼达斯认为,中国与卢旺达在农业合作方面有着巨大潜力,“仅仅是蘑菇种植就让我们整个村子都有了巨大变化,很多人有了工作。卢旺达有着肥沃的土地,却面临粮食安全问题,如果我们同中国进一步深化合作,相信卢旺达人民能够受益更多”。
  像很多非洲国家一样,肯尼亚高度依赖粮食进口,无力抵御国际粮食价格波动的冲击,贫困家庭日常支出的40%—60%用于食品消费,微小的粮价上涨都有可能严重影响民众的生活。据肯尼亚乔莫·肯雅塔农业技术大学农学教授大卫·姆布鲁介绍,在中科院中—非联合研究中心框架下,中肯农业专家对肯尼亚土壤条件和农业生产条件进行了考察,证明肯尼亚完全有能力实现粮食自给自足。为此,肯雅塔总统决定把粮食安全作为肯尼亚未来5年发展的主要目标之一。
  麦肯锡公司的报告认为,中国对非投资和商业活动为非洲带来了三大经济红利。一是创造就业和技能培养,中国企业雇用的绝大多数员工都是当地民众。本报记者走访了非洲20个国家的中资企业,了解到大多数在非中国企业里的员工90%是当地人。二是推动知识和新技术的转移,中国企业通过向非洲各国引入新产品和技术,推动了非洲市场的现代化进程,中国企业中当地管理人员比例逐步上升。三是促进融资和基础设施开发。中国企业正在非洲用更少的钱、更快的速度,为非洲交付一个又一个的项目。
  在非洲,人们提起中国总会竖起大拇指,说到中国带来的变化更是如数家珍。数据会说话,事实会说话。中非合作如同奔腾的江水滚滚向前,势不可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