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具有排除或限制竞争的效果

  “自2016年8月滴滴出行和Uber中国业务合并之后,滴滴便占据了约九成的中国网约车市场份额。自此开始,关于滴滴是否涉嫌垄断的问题便一直是热门话题。”孟强说,如果这一合并过程中参与的各方营业额达到了《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中的数额标准,则这一合并将会构成以经营者合并方式造成的经营者集中。无论是否被国家市场监管部门认定为垄断,客观上来说,滴滴在合并之后便占有了网约车领域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具有了绝对的优势,那么就会给网约车市场后来的进入者造成过高的门槛和绝对的劣势,因此具有排除或限制竞争的效果。

         从长远来看,这种情形对消费者是不利的,因为一旦某一企业在行业领域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没有有力的竞争者,就会缺乏主动提高商品和服务的质量、降低价格的动力,也缺乏来自市场自身的监督力量,只能依赖来自政府部门自上而下的监管,而后者无疑具有滞后性等局限性,但此时消费者已经没有其他可替代的选择,只能承受不利的后果。
 
  对此,周汉华说,从实体上判断是否存在垄断是一个非常难界定的问题,最困难的问题在于相关市场的界定。如果用整个出行市场来界定,包括城市公交等,这样就很难确定其占有市场支配地位。如果只按照出租车或者网约车市场来界定,结果可能就不一样了。确定滴滴网约车平台是否存在垄断地位,需要经济学家、法学家以及借鉴国内外在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的经验,最后得出结论。目前不能轻率地得出滴滴网约车平台是否存在垄断的实体结论。对此,孟强说:“为了对公权力形成有效制约,规范行政处罚的设定和实施,行政处罚法要求进行行政处罚时必须具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的依据,执法部门罚款的权限和罚款的额度也都受到国务院行政法规的明确限制,除非具有法律依据,否则行政机关无权扩大处罚权限、提高罚款金额进行天价罚款。例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第三十五条对网约车平台公司违法行为设置的罚款额度,一般情况下为5000元以上1万元以下,情节严重时为1万元以上3万元以下,难谓天价罚款。”
 
  对此,周汉华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首先,进驻式全面检查还没有展开,滴滴网约车平台究竟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还需要再等一下。大家在法治社会要有耐心,要相信执法机关多部门联合检查的权威性和公正性,不能形成未审先判的习惯,这种习惯不利于法治社会的形成。联合工作组进驻之后,按照法定程序对相关领域进行检查并撰写调查报告,然后采取相应措施,比如说整改、处罚,甚至不排除产生刑事责任的可能,程序上要稳定。”